冰灯泡+++

想做一个优秀的人

我的足球墙头们

都爱呜呜呜


哈妹是最爱的!

西安下雪啦

嚯嚯嚯嚯嚯嚯嚯嚯


嗨森


今天还去了科技馆


没想像的无聊诶


挺好

就是下午要上课


我完辽

每天都在YY我们班几个帅气的小哥哥搞cp

还写同人

还给同学安利

同学夸我写得好还要看

我现在已经无法直视他们了

我可能是个变态(bushi




不过真的写的好开心鸭鸭鸭鸭

我疯了

码住

Нефрит:

写了个三脚猫的动态规律,主要是我平常画动态的时候用的,简而言之就是无论整体还是细节都有一个“节奏”,通过“趋势”的变化达到平衡。身体上最明显的地方就是肩部和髋部的倾斜变化,所用以这个来举例子,细节结构上最明显的就是腿部从上到下的走向和左右肌肉、骨骼倾斜对比,所以用这个来举例子

个人感觉,动态上难的是小幅度、比较静止的动作,如没有任何姿势地站立、缓步行走、较对称的坐姿等,因为变化幅度小,找到合适的重心来表现状态(不仅是理论上的一般情况还有其他和生动性挂钩的感受部分)是有些难的。透视上难的则是复杂、剧烈的动作,这种动态上反而要简单,因为趋势非常明显,也容易形成有张力的构图

其实还要配合身体各体块的旋转什么的,但是太多,怕写乱了就先不提

长成这样呢可能是因为身体需要保持平衡的需求。解剖??没有学过先不乱讲,但大概意思就是:逐渐进化使得各部分受力都有最好的状态,可以保护各结构,运动时不会摔倒,静止时也能更加舒适。这种节奏和平衡特别符合“美”,人体一直都是美的,而且美得很精妙。

(我人体也画得就那样,写点个人方法主要是实用,不一定对


晓穆:

今日怀旧系列②,依旧是菜滴……

记者:格策赞扬了你,说你是他来拜仁的原因之一。
TK(笑):那么我干的不错。
记者:当你知道你可以和他一起踢球时,你有多高兴?
TK:非常高兴!Mario是个不可思议的球员。当时我还对他说,我们一起踢球会很棒,他和我一起、和拜仁一起会取得成功的。

==========

在当年的甜菜心里,他的理想蓝图是在拜仁,并且有格策一起。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所幸现在他所取得的成就令人高兴——只是这份成就里既不是在拜仁得到的,也没有和格策一起。

他对拜仁是有感情的,不是某些黑子每天口口声声的“TK对拜仁没有归属感”“TK从来对拜仁没有感情”,瞎了眼蒙了心的人才会为了黑他这样骗人骗自己,然后把很多事都给选择性遗忘了(笑)。

但反正也已经各走各的路了……只是当年的美好回忆起来,就是一段甜蜜中带着苦涩罢了。

想做一个优秀的人

看球费电

脆皮鸭给予温暖给予爱

屯屯图

【翻译】Row 10, Seat A,B,C

现在都8012年了


我才萌宽哈

翻了宽哈tag

几年前的太太们好多都退圈,淡圈了


感觉看当时宽哈女孩们在墙缝里拼命找糖,积极产粮,那时真的好好啊


还是软软的哈妹

         宽宽的(?)甜菜


哈妹也没转到阿宽来的那个地方




但是还是会继续喜欢他俩的!


两颗糖:

GN你真是太棒了!!!!!先码住慢慢看><!!!!


net_2064:



觉得一个小时肯定能搞定的我真是太甜了,母上大人进来闲扯就扯了将近一个小时,终于弄完了(撒花


刚开始不觉得翻译到一半真是分分钟想撞墙啊,图样图森破啊w(゚Д゚)w


但是看到这么可爱的哈罗和阿宽也值了╭( ・ㅂ・)و ̑̑


不管怎么说赶上今天发稿了(已经凌晨了吧拖延症患者

CP依旧是哈梅斯罗德里格斯X托尼克罗斯,有一句夹带的卡佩罗,说真的这个CP到底要叫什么啦   

 @juania007  @两颗糖 GN我更了快来看~(≧▽≦)/~


————————————————————————


Row 10,Seat A,B,C


作者:Blink23


原文地址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2699282


摘要:坐在A座上的迷人的男人睡着了,Toni自愿照看他坐在B座上同样可爱的女儿,而机组人员产生了一些误会


在从伦敦回马德里的航班上,Toni的座位挨着一个加高的儿童座椅,上面是个刚刚蹒跚学步的小姑娘,旁边是她迷人但看上去筋疲力尽的父亲。那位父亲意识到Toni就是他们的邻座的时候,给了他一个带着歉意的眼神。Toni试图给他一个带着鼓励的微笑,只是为了让他感觉自在一些。Toni有点同情他,定期到不莱梅去看望他弟弟让Toni非常清楚带着孩子坐飞机有多累人,而且有点庆幸自己坐在这对父女旁边。他太清楚要是一些光是因为你的孩子感到沮丧就觉得受到冒犯的混蛋坐在旁边会是什么样子——就像Leon在飞机上大哭的时候那样——而有一个善解人意的邻座又是多么幸运。这趟航班的时间并不是很长,总的来说,即便小姑娘真的出了问题,也不会太严重。


总之她的父亲没什么可担心的。她在乘务员做安全演示和飞机起飞的时候都很安稳,Toni简直想要跟这个小姑娘击个掌来庆祝一下了,就像对Leon一样。Leon让Toni知道了起飞有多让人抓狂,尤其是你的耳朵会一直疼痛直到它们发出“砰”的一声。但是她直到飞机开始水平飞行、安全带的指示灯熄灭,都非常的安静。


(想跟小哈罗击掌的阿宽好甜n(*≧▽≦*)n)


“Papà?”


Toni瞥了一眼,发现小姑娘的爸爸睡着了。


“Papà,画册。”


她皱着眉头,试图把他戳醒,接着又试着去够自己的背包,都没成功。Toni对这个可怜人感同身受,于是他决定出手相助,好让小姑娘不必叫醒她的父亲。


“你想让我帮忙吗,拿到那个?”


她点了点头,示意着挂在她的座位前面的蜜蜂儿童背包[注1]。Toni拉开背包开始寻找,里面有一个儿童专用的平板电脑、一本儿童彩绘画册和一些蜡笔,还有一大堆零食以及一个空了的儿童水杯[注2]。背包的前面,她的名字被黑色的墨水写在蜜蜂黄色条纹的肚子上。


“Salome……那是你吗?”


她咯咯笑着,摇着头,“Salome,”她重复了一遍,强调了正确的发音,同时让Toni也轻笑出声。他刚刚开始学习西班牙语几个月,所以他的西班牙语相当糟糕,因此并不为自己被一个孩子纠正而感到难堪。他重复了一遍,这会说对了,她给了Toni一个闪闪发亮的笑容,Toni同样以笑容回应她。


“我是Toni,”他说着,摇了摇Salome的小手,“非常高兴认识你。你想要你的彩绘画册吗?”


她点了点头,所以Toni把它拿了出来,把画册和打开的蜡笔放在她面前。他拉上拉链,注视着面前的背包上微笑着的蜜蜂脸。


“你知道吗,我的朋友Marco一定会爱上这个的。你也许得告诉我你从哪买到这个的,这样我就能给他买一个了。”


Salome咯咯地笑着,翻到一页没有上色的图片。她盯着那幅画研究了一会儿,之后决定这就是她要的,接着把打开的蜡笔盒递到Toni面前。


“你来选!”


Toni接过盒子,从里面选出了几个颜色来匹配画面上的三只小熊和金发公主(一个儿童故事,反正我没看过)的形象,把它们放在小桌板上好让她来使用。Salome几乎立刻就开始在画册上涂画,于是Toni把蜡笔盒合起来放在了自己的小桌板上,注视着她的动作,忘记了自己带上飞机来的那本廉价的平装书。


当她把熊妈妈涂到一半的时候,空姐推着手推车走了过来。Toni为自己要了一杯咖啡,并且把Salome的儿童水杯从背包里拿了出来。


(阿宽照顾孩子好顺手,难怪会被误会啦!)


“Salome,你想喝点什么吗?”


“橘子。”


“你想要橘子汁吗?”


“嗯哼。”


Toni把杯子递过去,空姐在里面倒上橘子汁,然后放在Salome旁边。


“您丈夫需要什么吗?”


“呃,他——”


“嘘——爸爸睡着了。”Salome说着,把一根手指压在嘴唇上,空姐对她回以一个微笑。


“好吧,如果爸爸需要什么的话,告诉他或者爹地按一下呼叫按钮。”她冲着Toni眨了眨眼睛,在Toni有机会纠正她以前就离开了。


一切在那之后有平静了下来,Toni终于把他的书拿出来开始阅读,Salome只打断过他两次——一次是要背包里的小脆饼,另一次是问Toni在她完成了金发公主之后想要她画哪幅画给他。


Salome的父亲在飞行了差不多一个小时的时候醒了过来,他揉着眼睛打了个哈欠,有那么几秒钟看上去完全在状况外,他盯着Toni,似乎完全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在这里,接着他低下头去看他的女儿。


“你在画什么,宝贝儿?”他的声音听上去有些沙哑。


“给Toni。”


Salome的父亲看上去非常迷惑:“谁是Toni?”


“我是,实际上,”Toni微笑着,“你是——?”


“James,”他说道,有点奇怪地看着Toni。


“按一下按钮,Papà。”


“啊?”


“空姐告诉她如果你醒来觉得口渴的话,就按一下按钮。”Toni解释道。


“哦,好吧,很好。”James按了一下那个按钮,试图不要对这个男人看上去如此友好感到怪异。飞机上不是有个什么忽略其他人的潜规则吗?


“哦,您醒了。”同一个空姐冲着James微笑着,倾身关掉了他的呼叫按钮,“您想要些什么?”


“水就行了。”


她在返回飞机前部之前微笑了一下,回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一个小塑料瓶。


“我知道你可能还有点没缓过来,”空姐说着,把水和一只小塑料杯交给James,“但你们两个的孩子是我见过的所有孩子表现最好的之一。”


“呃……谢谢?”James说,迷惑地看着Toni,显然还没完全清醒过来。空姐在走向下一个人之前又冲着他微笑了一下。


“所以这是怎么回事儿?”


Toni感觉到他的脸部温度在James看着他的时候迅速升高,“我觉得我可能给了她一种我们结婚了的感觉。”


“等下,啥?我们登机的时候我连一个字儿都没跟你说过!”


“我是说,因为我在照看她?不是一种很奇怪的方式或者之类的,就是确保她不会感到无聊,这样。空姐过来送饮料的时候听到她叫你Papà,以为那是在叫我。因为我帮她拿了果汁,所以就觉得我们结婚了。”


“哦,见……吓我一跳,”James看上去有点儿抱歉,“我很抱歉,我很容易在飞机上睡着,而且我猜过去的几天实在太累人了。我从没想过要让自己的孩子麻烦你或者其他的什么。”


“别担心,那没什么。”


“不过你真的没必要特地照看她的,那并不是你的责任。”


“我得帮她找到画册,还有杯子,这样她就能喝到果汁,真的,并不是什么大事。”


“你确定吗?”


Toni挥了挥手让他放松,“她是个小天使,她现在还正在给我涂一张彩绘,我做这一切并不是毫无回报的。”


James冲着他闪现出一个微笑,Toni意识到那个笑容点亮James整个脸庞的方式让他的心被软化了一点。“她的绘画非常棒。”


“Toni,看!”


灰姑娘有一头线条潦草的深棕色头发和一件宽大的橙色连衣裙,而白马王子则有着亮黄色的头发和同样线条凌乱的紫红相间的套装。


“Toni!”Salome说着,指向王子。


“我是王子,嗯?那公主是Salome咯?”


“嗯哼。”Salome冲着他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Papà,现在能把它撕下来吗?”


“你画完了吗,宝贝儿?”James问道,Salome点了点头,James把那本画册拿过来,小心地把那一页撕下来,Toni则把用过的蜡笔收拾起来放回她的背包里。


(配合默契,哦也(≧▽≦)/)


“现在,电脑!”


(Puter这个词儿到底是个啥意思啊救命哪个大手来帮帮我,试了英语西语德语,最后牛津英英词典告诉我这是个上世纪九十年代用来指代电脑的词儿?!作者你暴露年龄了好吗?!)


Toni轻笑着,把她的平板电脑拿出来放在小桌板上,帮助她把电脑向上翻开立好。Salome拽着耳机戴在头上,在电影开始之前戳了几下屏幕。


“你照顾孩子很拿手,你知道。”


Toni耸了耸肩,“我有个儿子,所以——”


“哦?”James试图让自己不那么失望,在这个显然非常喜欢他的女儿的可爱男人是直的这个想法偷偷溜进脑海的时候,“他在哪儿?和他妈妈一起在家里吗?”


Toni皱起了眉头,James立刻觉得自己像个混蛋。“我不该——”


“不,没关系。他跟我的朋友一起在马德里,只是……没有妈妈,真的。她不想要当母亲,而我不想为了取悦我的父母就假装自己是个快乐的直男……所以我们两个就收拾东西搬来了西班牙,而她留在了德国。”


James轻笑起来,“那我们现在是同一条弯男船上的单身爸爸咯?”(这什么鬼比喻o(≧口≦)o)


Toni的胃并没有抽搐,他并没有那么惊慌,事情并没有Cris想象得那么糟糕。


“也跟直男们分享过我们的取向,显然的。”


“哦好吧,你是跟他们炫耀过还是怎么的?”


“我可不这么认为,”Toni笑着说,在座位上向后靠了一点。James非常迷人,而且很容易聊得开。他的书摊开放在小桌板上,而他们在剩下的航程里一直在聊天。一开始是他们两个是怎么从各自的国家来到马德里的,接着James问起了Leon(这让Toni掏出了他的手机把一岁儿子的照片展示给James)。然后是一些没什么意义的闲聊,像是他们两个为什么都在伦敦(Toni是为了去报道一场对切尔西的欧冠比赛,James则是去拜访一些朋友),还有足球(这个可爱的德国男孩儿是皇马的粉儿,证明了他是James能说得上来的最完美无缺的,James为此几乎要跪谢上帝)很快他们就必须要准备降落,因此他们必须要说服Salmome暂停她的怪物公司,把她的平板电脑放到一边。Salome不情愿地把平板电脑交给Toni,放进现在正挂在他座位前面的背包里。


“你忘了一支蜡笔,还有你的画。”James说着,递给Toni一张折叠好的画和一只红色的蜡笔。Toni把画夹进那本书里,然后把书放进背包,接着把那支蜡笔放进Salome背包侧面的口袋里。


下飞机的时候Salome坚持要拉着Toni的手,并且向她爸爸表示这是她的新朋友。Toni坚持这没问题而James对此心怀感激,考虑到他要拎着Salome的儿童座椅还有他自己的行李。而且这样James也不用费心该如何把Toni留在身边,所以很轻易地接受了。James跟在他们两个身后来到行李提取处,Toni甚至在他们等待行李送达的过程中也没有放开Salome的手。


一个相当大的亮黄色行李箱在传送带开始转动后不久从他们身边经过,James抓住它提起来放到他女儿的旁边。


“好了,那么,”James顿了一下,在低下头看向女儿之前看了Toni一眼,“跟Toni说再见,好吗?”


Salome撅起嘴,但还是用她的胳膊抱住Toni的腿,紧紧地拥抱了他,“再见,Toni。”


“再见,亲爱的[注3]。”Toni低声说,抚摸着她的后背。Salome对那个在她听起来肯定有点蠢的昵称咯咯笑了起来,直起身来,向Toni挥着手,跟James一起离开了行李提取处,手拉着手,把Toni一个人留在那里,满心失落。



Toni在他的公寓里短暂的停留了一会儿,在去Cris和Kaká那里接回Leon之前收拾一下行李,为在伦敦的数天工作之后终于能见到儿子而兴奋。


Toni把所有的衣服扔进篮子里然后把行李箱推进床底下,之后拿过他的背包继续清理他的行李。他的电脑被妥善的安置在咖啡桌上,然后他把背包里的其他东西一股脑地倒在沙发上。Salome给他的画从书里掉了出来,Toni把它捡起来,用手掌摊平,注意到背后有一些痕迹。他把纸张翻过来,想看看那是什么。


-以防我在你离开之前没能攒够勇气,但愿你没把它扔掉


James


下面是个电话号码,Toni看到的时候咧开嘴笑了,去厨房里把正在充电的手机拿了过来。


用你女儿的画来钓男人?你怎么想到的?当然我永远不会把这幅作品丢掉,傻瓜


Toni只等了几秒钟,手机就在他手里响了起来。


它显然起作用了。这是我能想到让你至少跟我一起去喝个咖啡或者做点其他什么事情的最好办法了,要是你拒绝那就当做我是在自作多情,最起码不用在我女儿面前丢脸了。


我当然不会。喝咖啡听上去挺不错的,也许明天?我明天休息。


11点?我明天也不用上班,我肯定Salome会很想见到你的。


我会带上Leon,她会喜欢交个新朋友吗?


她会爱这个的,我确定。我们在咖啡馆见面然后跟孩子们一起去公园?


棒极了,我会把地址发给你……


哦,那地方离她的幼儿园只有5分钟!我清楚那个地方在哪,明天见。


Toni忍不住微笑起来,把他的手机放在流理台上,然后把Salome的画挂在冰箱上,就在Leon最新的作品旁边。


 ————————————————————————


[注1]:关于小哈罗的书包作者有给一个连接,但是亚马逊的网页(……),为了避免发广告的嫌疑,我只贴了照片,七美刀一个好便宜(想到国内分分钟两三百的儿童用品……



作者自己也说,绝对是横横球迷的最爱,怪不得阿宽要给歪瓜买一个,真是暖心的好盆友


[注2]sippy cup,大概就是这种东西



[注3]:这里的原文是liebling,在德语里的意思是“亲爱的”,好像所有不会说德语的人听起来德语都挺奇怪的(不止一个人这么亲口告诉过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最后附上授权



祝所有的看官食用愉快!